今天是: 欢迎光临云县人民检察院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云南省云县人民检察院>检察动态
检察动态
【党史教育】主题团课第二期|团团讲述 “两弹一星”元勋——邓稼先
时间:2021-05-10

云县人民检察院团支部第二期主题团课开讲啦!

第二期主题团课,云县人民检察院团支部成员郭灵杉,从科学报国、默默坚守、简朴生活三方面,为我们讲述了“两弹一星”元勋邓稼先的传奇故事。

下面,跟着团团开启党史学习之旅吧!

邓稼先

男,汉族,安徽省怀宁县人,中共党员、九三学社社员。生前系国防科工委副主任。著名核物理学家。

邓稼先是我国核武器理论研究工作的奠基者之一。

   早在青少年时代,他就树立科技强国的理想。1948年到美国普渡大学留学,获物理学博士学位。1950年放弃国外优越的工作生活条件,回到祖国。为了发展国防科研事业,他甘当无名英雄,默默无闻地奋斗了几十年。他组织领导开展了爆轰物理、流体力学、状态方程、中子输运等基础理论研究,对原子弹的物理过程进行了大量模拟计算和分析,从而迈出了中国独立研究设计核武器的第一步。他领导完成了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的理论方案并参与指导核试验前的爆轰模拟试验。他组织领导了氢弹设计原理、选定技术途径的研究,组织领导并亲自参与了1967年中国第一颗氢弹的研制与试验工作。在组织领导与规划中国新的核武器工作中作出了重要贡献。他不仅忘我地投入科学研究,而且常常在关键时刻不顾个人安危,出现在最危险的岗位上,表现出高度的牺牲奉献精神。他是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获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国家科技进步奖特等奖,被授予全国劳动模范等荣誉称号。1999年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追授他“两弹一星”功勋奖章。

牢记父亲嘱托科学报国

邓稼先自幼在父亲的引导下,深受中华传统文化的影响,他用切身行动诠释了“忠孝”的内涵。

北京陷落后,日军逼着市民和学生开会游行庆祝他们的胜利。还在念书的邓稼先气不过,撕碎了旗子,扔到地上还踩了一脚。这件事被校长知道后,虽然被搪塞过去,但是邓稼先不能在北京继续待下去了,家里安排他远赴昆明继续求学。临行前,父亲交代他:“以后你一定要学科学,学科学对国家有用。”这句话,被他牢牢记在脑海里,也成为他一生的追求。此后,邓稼先求学于西南联大的物理系。新中国成立前夕,他留学美国,夜以继日地刻苦钻研,只用了一年零一个月的时间便读满了学分,获得博士学位时他才26岁,被称为“娃娃博士”。获得学位刚9天,他毫不犹豫放弃了继续深造的机会和国外优厚的条件,立刻启程回到一穷二白的祖国,投入到建设中去。

                    

1958年,当国家需要他来领导核事业的研究时,他毅然接受了任务。从此,他过上了隐姓埋名的日子,不再发表学术论文,不再公开做报告,不能出国,甚至不能告诉家人去向。在28年的时间里,他一心扑在祖国的核事业发展中,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第一颗氢弹爆炸成功、飞机空投氢弹成功、地下核试验成功……他一次次站在最危险的地方,一次次舍生忘我,只为了祖国的和平和人民的幸福。在一次空投核弹失败后,为了研究失败原因,他亲自去试验场地找碎弹片,为此他的身体受到严重的放射性损害,而他竟连休息几天都不肯,就又投入到新的工作中去,周恩来总理当面称他为“中国的费米”。1985年邓稼先被查出患有癌症,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临终前他嘱咐身边人的最后一句话是:“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邓稼先就这样将对祖国的忠诚和热爱外化为了具体行动。这也是他对父亲最大的孝。

与妻子一起默默坚守

                                                          

1953年,29岁的邓稼先和许鹿希结为夫妻。婚后,二人的生活平静而幸福。后来,女儿、儿子相继出生,这个家更添几分温馨。

然而,这一切都在邓稼先调动工作后改变了。1958年盛夏的一个夜晚,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都没睡着,从他进家门开始,妻子就觉察到了他的不同,她在等待。半晌,邓稼先用一种与平常完全不同的语调告诉妻子:“我要调动工作了。”至于去哪里、干什么,却都不能说。许鹿希很不舍,但邓稼先坚定地说:“我的生命就献给未来的工作了。做好了这件事,我这一生就过得很有意义,就是为它死了也值得。家里的事情就托付给你了。”这意味着,他将两个孩子、生病的父母和整个家,完全交给了妻子。她并不知道丈夫要去干什么,但看着坚定的丈夫,她选择默默承担一切:“放心吧,我是支持你的。”此后的28年时间里,留给许鹿希更多的是思念和担心,就算邓稼先偶尔回来连聊天也是受限制的,但她一直默默支持着丈夫。

1964年,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许鹿希才隐约知道丈夫在做什么,那时她更加觉得所有的牺牲都是值得的。他们之间的爱情、亲情早就同国家命运和民族利益联系在一起了。

结婚33年,他们在一起生活的时间仅有6年,最后一年还是在邓稼先的病中度过的。邓稼先去世后,家里的陈设从来没有变过,他用过的东西都标上了年代、使用日期,那个他坐过的沙发上的毛巾都没有换过……在许鹿希的世界里,他没有离开。

简朴生活

邓稼先为了祖国和人民的利益鞠躬尽瘁,在生活上却从无要求。他每天骑着自行车上下班,给他配的专车,除了工作需要,从不使用。单位分给他新的住房,他坚持不搬,一直住在老旧的公寓里。简朴的作风,直接影响了他的子女。邓志典在美国读研究生期间,生活节省,对于追求高消费和洋气的东西没有一点兴趣,穿的衣服还是从国内带过去的。邓志平在一所高校任职,继承了父亲的生活态度和工作作风,为人也非常低调。他在回忆中说:“在我的父亲身上,我看到了老一辈知识分子的坚持与执着”“我在父亲那里学到了一种平凡而安静的生活态度”。他还说:“做科研,一定要受得了清苦,着实不容易。我的孩子在上学时我就对他说,要真想做科研,得费些力气。”

邓稼先留给家人的遗产少之又少,但他留给后人的精神风范却很多很多。